洒脱、糜烂,吃喝玩乐,一天算一天。
写下心情、写下故事、写下狗血、写下泪(累)...。

堂 月 宇。
位居堂室、缺也,满则缺也、于宇宙,空间世界则之。代表的即是:自为自我主宰言意。

第一次吃 这牌子 这口味 这设计 巧克力,居然是在湾家超商购买!
这不是…应该要去本地(日本)才便宜吗?
算了,有人直噜要吃,应声说要帮忙画外壳就答应买,头也不回拿了我钱包就去结帐,至于吗?
可真大推,不愧包装大国出产,精美便利设计,视、嗅、味觉都深受可可素影响的美味。 ​

p1.前几日晚上拍我家烂公子的灵异起毛照。
那时半夜清醒,想说什么声音从窗边传来,拿手机开电筒一拍,来张吓着,而后喵一声又把惊吓打回原型,不爽的跟他说快睡觉。

p2.隔天早上起床很霸气的让我睡不着枕头,因他霸占去,难怪那天肩颈不适的睡落枕。

刷文时,文章开头第一句就让我特喜欢,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。

有人说道「安迷修,为了国家与数以百亿的人民着想,你必须与雷狮结婚。」

(※大概语句意思相近,非取自原文。)


姊听完后,给了个感想。以下↓

雷狮:「下嫁吧!愚蠢的平民。」

安迷修大喊「谁啊!?」,惊恐的起来...从梦中醒来。

路上施工行走要绕道,晃了好些圈都迷了路,拿着gooogle 地图跟着走,还是不太情楚,看了又看找大型地标才又找着。进门没人招呼有位就坐,很随意人来人走,入座、点餐、观摩空间、音乐流动,真正体验空间才感觉到舒适,前头迷了路都值了。

换版面、或logo图贴,是的!跟流行来玩一下~愈玩愈火。

p1.进到我主页,版面左上角就是

p2.侧脸版。玩个不一样的。

p3、p4.黑白不同版本,能力性质也不同。可以用这来脑个孪生双子梗?

p5.哈哈,真正本性值都要放在最后的。

附上网站:正面侧面全身、....(不好意思最后个我忘了,你们自己搜寻吧!)

又来玩~太用力,手疼。

p1.正面就清楚看出是什么
p2.背面…随意吧!
p3.摸鱼。随意脑出来的不知名生物?小鸡&鼠?
p4、5.九尾狐。只有一尾不一样的九尾,特别着。
p6.又是万圣节,Halloween Q图。
p7.火鸡?感恩节,Thanksgiving Day。


忘了告知! ! !头贴是家姊以前绘制。

标题:森林小精灵(豆豆龙?)


前一则绘图中签名『LW』是笔名,拆开来是『lucia wing』。
lucia是英文名;wing是当初起名时希望能有双自由的羽翼,结果拼凑齐来就干脆用缩写当笔名了,简单又好写(单纯只是不想签得太麻烦)。

其实堂月宇也并非本名,只是影身份,对外宣传用,本名并不太使用(除去上课、上班…等)基本上还是跟人说这两个叫,方便、特别、又好记(单纯懒)。

都跟人说叫我 “宇” 或记 “LW”

不成材小女子来丢点最近的不成材手稿…(也只会手稿而已啊!)
纯属练习性质涂鸦。

p1.十二单小古装娃娃
p2.久违麦克笔上色练习
p4、p7.Q版自画像 - 夏、冬装
p8.迟到Helloween - 随意撇撇
(p7、p8.都是无打稿直接奇异笔上线)
p9.自画冬装(模特儿:自己)
p10.画完才发现有点凯莉的影子在里面

图档皆用特殊效果调制,与原图不同。
PS.麻烦要取请告知并表明来源←画成这样会有人要拿吗? (自吐自槽)

又这样?没人权,有猫权。我要抗议上诉法庭哦!
那什么眼神看我?小公子您伟大的勒!占我椅子都没人敢吭声反驳。

我对家姊说:「您已获得脚边暖炉一枚。」

只要天冷了,都会来蹭着睡。

一整天快被官方卖梗给笑翻。抖音上安哥表演插剑销,前面帅气样到后面全low掉,笑到肚皮翻着疼,好闹。


看抖音《安哥插剑销》都在想,雷总在一旁看着做何感想...。还是别,想想又会码出一堆,三百六十五种以上态度反应,光想就好玩。
当然,第一瞬间闪过是雷狮笑到爆。

又来卖姊姊,噜了好久,终于画万圣图了,趁她不在偷截放一小角~。
家姊是好绘手,比这位废人妹妹强十万倍,却都对自己画图没自信。
不过!写文功力,妹妹比她强 (ya~~XD~~)

脑一个古怪。

一孩,从小眼睛就被盯为研究对象,因天生好视力,不被影响下降,可自动调节,最低最高视力点范0.8~2.5,且具备如今大众最需 -抗蓝光基因-。
不知何处走漏风声,明面上左邻右社皆无闻,暗地亲戚污钱买动人心房。被实验瞄头,有多少人想卸下来仔细勘查一番,反正一只了尚有一珠。
卖身契(同意实验契约书)都被拿黑费者(亲戚)坑害,国家研究院才管不着三七五,获取利益不且手段。当然,也曾亲戚说约、研究员权且,着实父母不同意,而后一次上班日再无回,走无风闻。准备捕获实验体前,已消失无迹。
幼年跟着父母交代善心人,过着此地为占无长久而缘,搬家成习性,他人也以为只是因租赁原由且过。

第一次见面,那平凡无...

短睡一下,醒来,小屁孩跑来跟我窝着睡,还呼噜打呼着…猫?

★ 星盘中比例最高的星座 ★
牡羊座:35%
射手座:26%
魔羯座:13%
水瓶座:21%

姊说到星盘,才想说忘了、不记得,来去查查…。
怎?十二月生的射手,算出来却是『牧羊』占数最多,所以…应该牧羊性格人?

早晨一往如季到来

闹铃声响着歌曲轻唱,愈响愈大

下床,关掉了五点半,回头继续睡大头觉

六点的音乐,勉强著睡意朦胧,起床去冲个清醒

待时过去,已看完两本后

吃点水果加蛋糕,很不营养的餐,出门去


一切过得很慢活

慢慢等待公车,慢慢走去学校

睡睡醒醒的路程,总诉着『还未到,可以歇一会。 』

还没开门的学务,后想了下『等等再来,反正没课。 』


一个一星期没课的两天,却还是天天往学校跑

只因用个无形枷锁圈住

硬是绑死死,好不会载浮载沉的


进鸟笼中鸟笼,第一步,先往自身絟项圈

可行动范围,仅鸟笼


一如往常,开了门,开了灯,开了空调

待时间...

回想

拿着记录事项的行事历

翻着、翻着,不禁令回忆起小学往事

小学五、六年级吧,一起被误会的事件,却也诱发事后多起事件开端


考试,写完了卷子(忘了是大考,还是小考)

想着这节是什么课,便拿出了写着课表的小册子,里面同样写了些关于课业方面的东西

简单来说,就是有人怀疑作弊,可一般来说,我都把课表直接的写在最后面,因此是直接翻后面的,并没有说翻中间的东西,而且那些还是上一次考试的东西,这次考试的东西,连一丁点都没写到(因为已经背到滚瓜烂熟了),可是还是被认定为不对


老实说也真得是不对,看手表时间就算了,还光明正大拿出来让人怀疑,真不知我在想什么,只能说当时的自己十分天真,无知是种罪过...

祈愿

初尝甜点果实的滋味,就已深深令我着迷。

精致而小巧,一口大小的刚好入口,苦涩中带有的花香、果香,扑鼻而来,等待结尾以甜中带点酸味的口感收场。

感动般落泪,这是一连串的恶魔果实在作祟。


还记得那时,一个下着雨的午后,迷雾般的冷空气伴随水滴搁置在玻璃之外,烹煮出的咖啡香垄罩着大地,

与它共同存在,手动手地写着枯燥乏味的文章,和一旁已冷却的茶品相伴。

小店面门口铃当声响起,人潮进出频繁,一瞬间的闪烁,吸引了我那已死寂的目光。

短而俏丽的金发碧眼,全身阳光洒落似,对我伸出手来的一句「Show we dance?」,是拉开序幕的起源。


回答也来不及,就牵起手往外头走去,阴暗又诙谐的...

风景

『啪─嚓! 』一声,眼里所看见的景象,透过手中的机械,剪下一片

昂首,对着照映出地表最大面积『海洋』的天空,画下一次纪录性的历史


变化多端、喜怒无常,总是令人苦恼

像个过动的孩子,吹了风,飘落雨;又似泪眼潸潸的少女那般楚楚动人

晚霞的橙、黄、橘、红,带点紫又残留着蓝的气息,流动在生活里,美艳到窒息

不时停下脚步,想尽收眼底


夜晚,更是神秘

蒙上一层面纱的妙龄女子,留下了双眼

不见头不见尾,唯有不时闪耀在颈上的黑宝石上的珍珠,互相争头的告知天下岁月

霓虹灯不自然的流入,吞下一切,不被渲染的墨下,衬上了小小存在

但转动的不停止,愈加愈百,又变回映出相同为兄弟存...

突然 12...15

时隔三年,一条讯息,打开封存已久的回忆,连自己都忘去。

一封电邮的情书,看完甚至快笑坏,同时害操爆了,当年暧昧情节浓烈的两人,如今情感好如闺密却少谈心。因为这,还差点儿吵斗嘴,可最终都一笑而不了知,毕竟...时隔悠久,都忙了、去了、散了,不过回忆幼时也不坏。

.

.

至少看一下,别不看就丢,看不下第二句再丢


嗯....该怎说呢?总觉得每次见面都在吵架

『对不起』这句话,每次碰面都想说,却说不出口

很后悔、很后悔自己做的错,后悔自己的天真伤害了你,对不起


对不起,说千一万次我也不会原谅自己


我啊...很喜欢你喔!

很过分吧!这句话说出来却像是骗人的,但....是真...

味道

风微微吹过,其中...参杂着许多味道,青草、水气、路旁的小吃香、工厂化学药剂的气味...等。我们的生活中,处处充满着许多『味道』。我喜欢味道,它使生活更多一分趣味,但有些味道...却并不是令人愉悦,反而痛苦。

每当进入了黑暗中,那场景、那回忆,仿佛历历在目般,『反胃的童年』。

住宅区习以为常的租赁公寓,旧式。其中一间不到十坪大小的房子,只有出入相通的门,没有灯,只有一个小小窗口,外头用成只能晒衣的小型阳台,那空间...便是当时的我的天下。

印象深刻的那浓浓烟味中,混杂香皂和洗发精的人工化学,还有香水的刺鼻味,对我而言『母亲』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和她一起,周遭瞬间压缩到真空状态,喘不了气的窒...

思想

回家经过时的不时慢下脚步

不时转头过去看看

不时注意时间的四处张望


尽管多次失败

尽管知道那时的时光已回不来

尽管知道相会的机会,你多次给予我


却还是搞砸

却还是不死心


都过了多少光阴

都经过了多少人事物


目光还是会不时转向你

在茫茫人海中,追逐着你的身影


就算知道已经不再

就算知道已不是过往

就算知道已不能如此


还是能第一眼就看中

还是不想就这样离去


不死心的挣扎多年

放掉了多少时间、年华

只愿能让你理解


躲猫猫(换鬼抓人)

如果追人跟被追的互换呢?想尽办法,各种玩CP的方式。

.

.

.

下午练习,不知何原因,又是一场戏码上演,只是这次身分调换了,安迷修被雷狮追着跑。同梯的是见怪不怪,照样处惊不变的做事,反倒震惊一旁练习的后辈。

同梯人都心知肚明,着时就是安迷修又要被带回去,好好关照一番前的放闪,就是要秀给你们看,只可惜一个当事人无知,另一个当事人的态度... 「调戏我家媳妇,家常便饭,爱看不看、惹不惹眼,关我毛事。」全当放闪还要特高调,让全世界都知道那我老婆,剩下不关我事。困扰同会馆在练习时,无不都需要备着墨镜,防范闪到伤眼睛。

(※练习室使用时间分配:上午老生,下午新成员。新生上午在外边...

躲猫猫

是的,又是突发凹凸文,最近忙焦头烂耳的脑袋,都需要点激活。

.

.

家姊分享了一影片,国际锦标赛,大家熟悉小时玩过的,〝鬼抓人〞。影片内,牢笼区域,二十秒时间一回合,两个男,一个被追、一个追人。

源头是她从大大那分享来,说是想看CP玩这游戏。怎么看完自己脑里也在跑CP了,严重中毒,好羞涩啊!各种你追我跑。

.

.

以下为每天皆会发生常态,竞赛前练习。

雷狮一边跑一边调戏安迷修,安迷修一边被雷狮的话语激怒一边追人,执意不追到人不罢休。制定时间过去,两人还在那跑着,旁观者看不下去,各各离席。

体力渐消耗,安迷修有些力不从心,比前面更仓促的喘息,全身细胞疯狂咆哮、跳动,却仍旧撑着毅...

突发凹凸(更改结局版)

陷入深渊伤感前,听闻匆忙的跑步声。
转头间,一个围巾就从后而来,勒个脖子满怀,看向那怒气冲天的来者,冲口道。

「雷狮!你干嘛!」

他一言不语,渐渐弯起ㄧ往如故的表情,笑着说道。
「没有啊。」


下一刻,相距的身高差,小一个头的安迷修,被雷狮紧拥抱在怀。像被溶进骨肉内般,不留一丝空隙给人挣扎。

周遭好似在此刻静止,心脏剧烈跳动声,炸及耳边。一个动作,〝噗通〞一声,正中红心。

慢分隔开来,脸上刷了点温度热气,深情凝视,交织情感。 

(难得......见雷狮那一脸认真样。)安迷修心想。被那〝紫夜〞中的念(担心、忧虑、心疼...)羁绊挑动着。


结果......(心动只在一瞬念...

突发凹凸

(又吵架了,这已是第几次如此?)安迷修想着。

望向路旁霓虹闪亮,气头上说着怒话,吵口直心快,抓了外套就往外边走,不管也不顾后。

出来才意识到:两两相伴情侣,各式庆典气息哄抬气氛,糕点、餐品无不诉说着,今天的节日。


灯光照映,高三尺以上针叶松,挂满每个人期望、梦想,问着自己(是否当初的愿望,也这般闪烁?)。

抬头仰望看不见星的夜空,屡次都忆起他眼眸,如天耀眼,万丈光芒的存在。

感觉身旁吵杂都渐远去,如同不够保暖的躯干,呼气暖手,下一秒逝去不留,碧绿色中充盈泪光,回忆每每总在孤单时上前敲门,感叹、惋惜。


在陷入深渊前,一双手、一个拥抱。那热源,充溢满怀,雷狮拿巾围着,从后方,喘...

无聊,就来玩了一下。

休学结论

还是想休,想转换环境、转换心情,会去找老师谈、谈清楚

一个晚上…也试着设想,如果现在回去,跟不跟得上,同学间的摩擦什么的

说实话,不在意是不可能,可是排除这点,现在做的了设计吗?不,无法

查了很多,关键字搜索『大四休学』、『大四设计休学』、『找不到目标怎么办』...等

空了个脑袋,去看、去听,别人怎么做,别人怎么说、他人的历练怎磨过、他人的坎怎么去跨过

很多声音,有支持、有反对、有随意、有认同、有斥责,一群人,一堆不同思想

刚起床也草草搜寻一下,毕业设计什么的,当下就一个反应,『不做毕业设计毕业』

NO!不可能,那就好比大学论文,毕业专题要写完,才给过毕业,就算学分都修完了,也没...

走在人生道路上,面对自己人生,第一次被逼到穷途末路、穹涯绝境,想放手一搏,却被拉着要回首,被拉着要面对所“逃避”的现实,进退两难。

前二、三年半,真是为自己活得动力大来多,可后半年,摆懒、耍废,甚至烂到要被退的地步,闷个心在那空烧,闷个头在那空转,想了想去,动作先下去,却也急,也快晚。

没打还无事,打了,就一个锅砸破缸,摊牌面上来谈。

不说还好,愈说愈痛心、愈难过,压力摆在那,就一个坎儿挂心头,喘息都疼。

人说女人是水做,终于懂点。水不断从身体里冒出,喊停也停不了,从哪出?不知啊!很久没这样痛哭,上次何时?国小毕业?失恋?随便。

以前看人哭得泣不成声,心里还暗嘲道、疑惑着,怎能哭成样?没个面子,就芝麻小事,如此震惊。当下就那样貌,在系最上楼步道边,缩成团,抱膝,哭出声,似什么重要被永远剥夺,痛成泣,一遍遍在心里骂着自己,可鸟儿照样鸣叫、夏天照样走去、夕阳依样那蛋黄红,没人会因你痛哭,而停、而留、而等待。

手握机子,念头是找人,却有几个指头数来能讲?人跟人无非就两字〝利用〞,区别在〝被用〞与〝用人〞。


红、肿、痛、刺,难看,睁不开,嫌弃对面映出丑貌,怎哭成这样呢?轻笑一声过,又不是世界下...

1 / 2

© 宇(LW) | Powered by LOFTER